影視娛樂(lè )資訊>>資訊>>內容

趙今麥演技差,趙今麥年輕造型令人質(zhì)疑,《度華年》CP感不足。

日期:2024-06-27 11:27:44    標簽:  

 



《度華年》同樣改編于小說(shuō)集,不可思議的是,這部電視劇在今年的2月才剛拍攝完成,但是僅在6月就已與觀(guān)眾見(jiàn)面了。這樣的速度真是令人驚嘆!



與其它重生劇不一樣,《度華年》獨特之處在于男女主人公同時(shí)再生,這必然為故事情節帶來(lái)了豐富多樣的看頭生活中的矛盾。


《度華年》開(kāi)播前六集即將上線(xiàn),使我們一睹為快!


QQ瀏覽器截圖20240627111649

故事情節刺激性順暢

《度華年》剛一開(kāi)播,中老年裴相便帶領(lǐng)主力部隊闖進(jìn)皇上寢殿,擺出了十足的奪權氣勢。


不論是身旁的軍隊,或是身邊叩拜的內侍,都莫不展現著(zhù)裴相勢力如日華鑫。



皇帝期待大皇子李平登基,以削弱宸妃李蓉的勢力,并利用貧寒出身駙馬裴文宣的能量,來(lái)應對宸妃所代表世家陣營(yíng)。



在收到帝王的囑咐后,裴文宣前往和他的為名老婆宸妃李蓉商討立太子的事。


這對夫婦果真當之無(wú)愧“表層夫婦”,一開(kāi)口就火花四濺,兩個(gè)人都十分看不上另一方。



宸妃身旁有一位已是宦官的意中人蘇容卿,而裴文宣心里則懷念曾經(jīng)的白月光妃秦真真。


她們是這個(gè)世界上權利更為顯赫的一對夫婦,但同時(shí)也是最形同陌路的一對夫妻。



裴文宣離開(kāi)之后,宸妃李蓉便嘔血,健康狀況進(jìn)一步惡化。


回憶起裴文宣自己身上的香包,總是感覺(jué)那香味出現異常濃厚,禁不住以為他便是陷害你的人。



在暈厥以前,宸妃目露兇光,惡狠狠地囑咐說(shuō),若她意外去世,一定要讓裴文宣陪葬。



在回家路上,裴文宣最初覺(jué)得宸妃僅僅恐嚇他,不會(huì )真的付諸行動(dòng)。


但是,當利刃刺進(jìn)胸口,并獲知這居然是宸妃的指令時(shí),裴文宣的眼里充滿(mǎn)著(zhù)痛苦、粉碎、難以置信與失望,簡(jiǎn)直要漫出來(lái)。



裴文宣的神情流露對小公主的愛(ài)意,他萬(wàn)萬(wàn)想不到,小公主竟然真的對她行動(dòng)了。


親身經(jīng)歷死亡以后,就是再生!



在看到曾給自己而死的丫鬟居然沒(méi)有死時(shí),李蓉高興得眼淚熱淚盈眶,顯而易見(jiàn)心態(tài)十分激動(dòng)。


在長(cháng)公主重生的那一天,恰巧是上輩子皇帝和她商討選婿之日,她信心繞開(kāi)上輩子的歡喜冤家裴文宣。



此外,裴文宣也回到了他前世更為窮困潦倒的青年階段。


秦真真的退親、二叔掌控著(zhù)家族權責,而裴文宣僅僅是一個(gè)八品小官,卻剛剛獲得了選駙馬的好機會(huì )。



在春宴之日,裴文宣凝視著(zhù)上輩子不曾發(fā)生的蘇容卿,心底禁不住困惑事兒為什么出現了改變。


李蓉逆天重生,一心想著(zhù)與蘇容卿重續前緣。她不但迫不及待的傳出請柬,蘇容卿一到,她就急匆匆地趕到碰面。



宸妃李蓉并非只是空有勢力但缺乏智慧之人,她當然搞清楚,皇帝讓其選擇駙馬爺是有一定要求的。


她這樣的行為讓裴文宣很著(zhù)急,他專(zhuān)門(mén)派丫鬟去帶話(huà)跟她說(shuō)。



果真,皇帝在下一刻就開(kāi)始和貼身太監探討他對于未來(lái)女婿的需求,已經(jīng)確定決不能來(lái)源于七大世家!


若不順?lè )?,的確僅有遠嫁他鄉或杖斃兩個(gè)選擇。



小公主接見(jiàn)了著(zhù)名的二愣子盧羽,而裴文宣則擔憂(yōu)自豪的李蓉接受不了這事,便設計方案進(jìn)行毀壞。


除開(kāi)貪色的崔玉郎,李蓉可供選擇的目標就只剩在邊境征戰的楊家公子和裴文宣了。



裴文宣精心安排,清除其他任何侯選人,最后使自己成為唯一的駙馬爺候選人。



但是,在得知李蓉鐘情于蘇容卿時(shí),裴文宣的眼神里充滿(mǎn)著(zhù)吃驚與憂(yōu)傷。


張凌赫的表演很細膩,不論是重生前或是重生之后,觀(guān)眾都能透過(guò)他的表演體會(huì )到裴文宣對李蓉的情意。



因為上輩子的愛(ài)恨情仇,李蓉一直對裴文宣懷著(zhù)憎恨。不僅把他送入蓄水池,還故意讓他服用會(huì )引起過(guò)敏食物。



或許是經(jīng)過(guò)一番有趣,公主的怒火才平復出來(lái),兩人便靜靜的坐著(zhù)逐漸圍棋對戰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這一段下象棋的畫(huà)面精彩絕倫,生動(dòng)形象的彰顯了裴文宣和李蓉與眾不同的往日。


四季更替,粉絲們見(jiàn)證了李蓉和裴文宣的過(guò)去。


正是因此次圍棋對戰,兩個(gè)人方可意識到了彼此之間也是一樣再生。



順暢的畫(huà)面挪動(dòng)與頗具節奏性的鼓點(diǎn)節奏,加上所有演員與此同時(shí)抬眸的表情,的確讓觀(guān)眾感受到雙強夫妻之間的強大氣場(chǎng)。



雖然《度華年》看頭甚多,但也存在一些讓觀(guān)眾們難以接受的“缺陷”難題!



扮老故事情節引異議

在《度華年》開(kāi)播之前,粉絲們就已對這部劇的選人和造型提出了質(zhì)疑。


因為這是一個(gè)雙向復活的設置,人物角色必須要在18歲表面之下,展示出40歲生命。這對演員來(lái)說(shuō),無(wú)疑是一個(gè)很大的挑戰。



趙今麥扮演的“宸妃李蓉”,古時(shí)候以玄色和紅色為尊的大環(huán)境下,彰顯了很多這類(lèi)端莊造型。


但是,21歲趙今麥年紀尚輕,她肩部柔弱,臉部依然含有娃娃臉,的確難以駕馭宸妃的華麗妝面。



在劇情發(fā)展中后期,也有李蓉身穿宣布加冕造型,戴著(zhù)聳立而寬敞帽子,這帽子的規格比趙今麥的整個(gè)臉要大得多,徹底扼殺了藝人的氣魄。


雖然故事情節體現為發(fā)布激勵人心的演說(shuō),但觀(guān)眾卻仿佛看到了一個(gè)孩子衣著(zhù)穿不下的大人衣服。



劇里一開(kāi)始出現的是現年四十的李蓉,因而趙今麥必須化一個(gè)老氣的妝。


但是,她在劇中40歲造型設計只通過(guò)目前濃厚的黑眼圈來(lái)展示年紀,這讓觀(guān)眾們很難產(chǎn)生共鳴點(diǎn)。



特別是與劇里別的年齡層次打扮對比,趙今麥的40歲造型設計僅僅妝面略顯口味淡,面色稍顯慘白,總體上沒(méi)有太大的變化。



相比而言,男主角張凌赫造型非常契合人物角色,只需貼上小胡子,馬上就把中老年奸臣氣質(zhì)表現得淋漓盡致,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觀(guān)眾們的畫(huà)面感。



妝發(fā)造型的確是一方面的因素,但趙今麥過(guò)度年青也是一個(gè)重要的難題。


趙今麥的小孩臉穿著(zhù)劇里的寬袍大袖后顯得十分違和感,有一種被衣服褲子束縛的覺(jué)得。



劇里出現這樣的情況的不僅是趙今麥,也有她飾演的小公主親妹妹,這也讓觀(guān)眾感到十分不適感。


年青的小寶貝穿著(zhù)一身寬大衣服褲子,好像渾身都被“吞沒(méi)”了,給人一種沒(méi)法扛起這套衣服的感覺(jué)了。



除開(kāi)趙今麥的嬰兒肥外,還有一個(gè)致命的問(wèn)題,那便是CP感不夠。


在剛剛開(kāi)播的片段中,趙今麥與張凌赫有親密對手戲,趙今麥當面對男藝人時(shí),流露出一種下意識抵觸神色。



這和他在《在暴雪時(shí)分》上的表現如出一轍,讓觀(guān)眾感受到一種“迫不得已”情緒,浪漫的劇情反倒讓觀(guān)眾們好似吃了蒼蠅般不舒服。



粉絲們都紛紛辛辣食物評價(jià):“這兩個(gè)小朋友在這里裝成年人讓我看!”



想不到這會(huì )對俊男美女顏值這么高,但站在一起則顯得沒(méi)什么CP感,這讓觀(guān)眾們感到十分疑惑。



結束語(yǔ)

《度華年》開(kāi)播到第6集,故事情節情節跌宕起伏,于第2集中化,兩位主角身份就已經(jīng)曝出。


雖然女主造型他們之間的CP感讓觀(guān)眾們有一些跳戲,但劇情卻非常精彩紛呈和放松。

相關(guān)花絮

劍速網(wǎng)喀劇情網(wǎng)致力于提供最新電視劇劇情介紹 、電視劇分集劇情、明星個(gè)人資料 Copyright @2008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劍速網(wǎng)喀劇情網(wǎng)版權所有 備案號:蜀ICP備19038617號-6